滔滔不绝周泽楷

_〆(。。)   作业太多

【伪白】在世界的尽头与你相望

*cp虚伪X老白

*有私设

*有大量的ooc慎入

*严禁ky,我杀黑子和dw

*祝所有伪白女孩元旦快乐~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在很久很久以前,地球上有一块大陆——泛大陆。

经过时间的变迁,这些大陆逐渐分开,最终形成了当今世界的格局。

其中,南极和北极离得最远。

一个在最南,一个在最北。

穿过陆地与海洋彼此相望。

虚伪是北极的守护者。

其实每块土地上都有属于它的守护者,毕竟存在这么久了,连个守护者都没有太丢人了。

像是瓦不管。这个叽叽喳喳的新晋守护者守护澳洲,小十六原是大洋洲的守护者,后来退休变成了天上的星星,甜瓜成了新的大洋洲守护者。

由于北极是个寒冷的地方,除了虚伪和一些本土居民以外,基本上都没有别人了。

但这里也有一些别的东西,比如极光。

在无尽的黑夜里,这是他唯一的光。

他总会想起他。

很快极光消失了。虚伪揉了揉脖子,睡意很快淹没他。

他靠着一只北极熊,数着天上的星星,不知不觉进入了梦乡。

梦里有个白发青年冲他挥挥手,另外两人冲他嘻嘻笑。

“虚伪你个魔人!”

他猛然惊醒,下意识摸了摸旁边。

只有一团冰凉的雪。

在以前,世界还没有分裂的时候,他只是一块生活在一个小地方的小守护者。

那时候天气温暖,阳光明媚,不像现在这样一整年只有白天和夜晚。

他生活的地方偏僻,因此养成他高冷的性格。

后来有一天,他听到了一阵嘻嘻哈哈的笑声。

“nice,马飞!”

他走过去一看,有两个人在一颗树下互相打闹。

一个头发和眼睛都是金黄色的,刚才那句话就是他喊的,紧接着他又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”一阵土拨鼠笑,吵得虚伪头疼。他正想把他们赶走时,突然旁边人说了一句“瓦不管你个魔人”让虚伪立马把注意力集中在他身上。

那个人一头白发,连眼睛也是都是漂亮的银白色,看起来很年轻,但是嗓音听起来就像个经常吸烟的老大叔。

他的白发在阳光下闪耀,晃的虚伪睁不开眼。

本来要赶走他们的话被虚伪咽了回去。

这时两人发现了他,愣了一下,然后笑嘻嘻对他打招呼。

“诶这不是虚伪吗!”

“虚伪先森快来玩啊~虚伪先森~”

原来自己这么出名吗,可能是因为太高冷吧。

虚伪笑了笑,然后抬一手锯。

“woc虚伪先森你怎么动手啊!”

他向那个白发青年冲过去,他大喊一声“你怎么追我啊”然后跑进一片废墟,然后快速放下两块不知从哪来的板子,卡在两块障碍物之间,形成一个“Z”字形状,然后他站在那边冲他笑:“来追我啊虚伪先森。”

他俩便开始了后来被许多守护者津津乐道的“史上最强二人转”。

那个白发青年一直念叨“你踩不踩板你踩不踩板”“他不踩板子!我cao他有病这个人”

“虚伪你踩不踩板子,你不踩我也不走,咱俩就在这绕一辈子!”

绕一辈子?

行啊。

最后虚伪一个闪现把他打倒在地,然后十分偷税的把他送回去。

这就是他俩的初遇。

后来他知道那个白发青年叫老白,并和他们组成了一个小团体,后来随着甜瓜的加入,他们给这个团队去了个名字——魔人团。

虚伪终于走出了那一块小天地。

他也不再高冷,喜欢傻fufu的笑,然后没事就和一群魔人说说骚话。后来不知道怎么就出了名,许多人都很喜欢这个小团体,但也有不怀好意之人。

最终所有的矛盾在那一天爆发了。

夏天还没过去,对他们而言却如同冬天一样寒冷。

那个最美好的夏天。

虚伪离开了魔人团。

后来一些资质很老的守护者感到这块大陆正逐渐分裂,并准确的预测了当今世界的各大洲的地理位置。

虚伪主动选择了北极,而老白选择了南极。

他们两个相隔最远。

虽然这里很冷,要么有半年是白天要么有半年是夜晚,但是这终究是自己的选择。老白揉了揉一只企鹅,暗想。

已经过去十几亿年了,那个人还好吗?

有时一些迁徙的鸟或者座头鲸会来到这里,用清脆的鸟鸣和来自深海的低吟向老白诉说着来自外界的故事。

但唯独没有他的。

那些动物谨记来自前辈的提醒,都不敢提那个人的名字。

后来这里来了一种新的鸟儿,它的形态修长,灰白相间,头上仿佛带了一顶黑帽子。

它理了理羽毛,十分绅士的鞠躬。然后用漂亮的黑眼珠看着老白:“你是老白吧?我听虚伪说过你。”

老白的笑容在那一刻凝固。

北极燕鸥是一种喜欢白天的鸟儿,但在北极却只有半年为白天,剩下半年为它讨厌的黑夜。

后来虚伪发现了它的异常,想了想说:“我知道一个地方,但那里很远。”

它很高兴,管他远不远呢,只要有白天就好:“在哪在哪!”

虚伪为它指了个方向,“一直向南走,如果你到了一个和这里一样冷的地方,发现那里有个白发的守护者,那就说明你到了目的地。”虚伪顿了顿,然后说:“不过那里和这一样,你只有半年时间,半年后那里也是黑夜。所以如果你要长久的白天要来回奔波,这段路程很长,你可以吗?”

它点点头,正要起飞时,问:“那个守护者叫什么?”

虚伪轻轻一笑,对它说:

“他叫老白,是我的——”

燕鸥觉得他的笑容开始变得苦涩。

“好兄弟。”

老白听完后,眯了眯眼,“他是这么说的?”

燕鸥点点头。

老白冲它笑,“虚伪这个魔人。”

他冲它招招手,

“诶我告诉你个秘密。”

“其实虚伪不是我的好兄弟。”

“他是——”

老白眨眨眼。

“——我男朋友。”

然后老白捂住了燕鸥要尖叫的嘴。

“这是个秘密,不能说哦。”

其实老白在很久以前就喜欢虚伪了。

那天阳光正好,微风柔和,他在那里见到了那个传闻中高冷的守护者。

然后和他一起快乐二人转。

老白在事后撇撇嘴,哪里高冷了,分明是个逗比。

后来他在无数个夜晚梦见那双血一般的红眸。

如果那里不再是寒冰就更好看了。

于是他主动找到虚伪,后来两人关系逐渐密切。在一个满天星光的夜晚,虚伪主动向他表白:“我的另一半一定会很幸福。”

老白想这人又在说什么AC话,于是点点头。

“对啊你的另一半一定很幸福。”

“我又会做饭,又会洗衣服,做的饭还好吃,啊能做我的另一半真是太幸福了。”

他突然一笑,凑到老白耳边,压低声音,用好听的烟嗓问:

“老白,你想要幸福吗?”

老白抬头,虚伪那双红色眼睛充斥着自己的倒影。

然后他陷了进去,从此再也没有拔出来。

虚伪这个魔人。

“嗯。”

两个男人的爱情并不会那么轰轰烈烈,明明是两个刚谈恋爱的年轻人,他们却仿佛老夫老妻一般。虽没有干柴烈火,但对彼此而言,他们就像空气一样,密不可分。

后来出了事,他们选择冷处理,至今都没有说过话。

但他们依然思念对方,然而他们不会那么矫情。

但他们不得不承认,他们在对方心底都占据着那块最柔软、最不敢触碰的地方。

只有在无人知晓的地方,他们才敢把它拿出来,独自承受甜蜜与痛苦。

燕鸥听完后沉默了,它张张嘴,却什么都没说。

老白冲它笑,仿佛什么都没发生。

“要不要多待一段时间?我们这在夜晚有种美丽的景色。”

于是燕鸥真的待到了半年后,夜晚降临,很像北极的夜晚。

虚伪坐在冰面上,仰着头,突然笑了。

老白站起来,冲它眨眼,仰着头笑。

——他指向天空。

“看,极光。”

一道美丽的极光出现在漫长的黑夜里,成为了唯一的风景。它闪耀着,蜿蜒到远方,就好像是某个人的心,想要穿过层层阻碍,去那个人身边。

很快极光就结束了。

老白笑:“漂亮吧?我看过很多次了,但怎样都不会烦。”因为这总让我想起某个人。

燕鸥摇摇头,“我那里也有极光。”

那个人也和你一样,也喜欢仰着头看极光,那时候他的眼神和你一样——

仿佛在看一个人。

燕鸥冲他挥挥翅膀。“半年后见。”

老白叫住它,对它说,“帮我捎句话。”

燕鸥奋力飞了回去,它没想到自己能飞的这么快。

等它到时,它直接扑到虚伪旁边。虚伪吓了一跳,燕鸥飞的气喘吁吁:“我见到老白了!”

虚伪眼神暗了暗,“那他……”

他过的好吗?他有没有怨过自己?

“他说——”

燕鸥深吸了一口气。

“他很幸福。”

虚伪沉默,看向燕鸥飞来的方向,低声笑了。

他默念那个名字。

老白。

十一

老白在一直望着燕鸥离去的方向,直到完全没了它的身影,他也没有动,眼神望向远方。

仿佛穿过了时间,穿过了天空和陆地,只为来到他身边。

他微笑。

我一直很幸福啊,虚伪。

END

END?

以下为碎碎念

我是很早就入了伪白坑,但我喜欢苟着(你就是想白嫖),也因为学业较重没怎么码过字,所以可能有点烂。。。。

怎么说呢,我码字的时候一边看视频一边哭,魔人团真的太美好了,真的不舍得他们啊。

脱粉是不可能的,一辈子都不可能的.JPG

我还要等他们回来呢。

我没看知乎和贴吧,那些石锤什么的对于我来说就是放屁。

我喜欢谁我就认定了,我不会巴拉巴拉一大堆屁话来否定什么。我不知道魔人团发生了什么,也不想知道,我只知道我爱魔人团,我爱他们中的每一个。

希望我能够坚持下去。

直到他们回来。

祝魔人团和伪白女孩元旦快乐(。・ω・。)ノ♡